咕噜咕噜老酷鸽

这儿酷鸽!我是这条街最酷的鸽!咸鱼写手,主圈是开宝,主食双伽和断凯,伽水仙真香我永远爱他,每天都在在翻去伽凯的边缘跃跃欲试,基本伽all与all凯都能接受,雷区是双雄和军卡。
想入第五人格了,杰佣真好吃,欺诈也好吃,白嫖真快乐。
能做朋友吗!

人工智能篇2

       每天早晨出去工作,晚上回家,这便是断刀流生活了十几年的老法子,他没读过几年书,空有一手好刀法却偏偏带了些不该有的善心,杀人越货他是做不成的,于是便只能在附近的餐馆里打份杂工。那些铁皮机器替代了人类的大部分工作,于是为了和铁疙瘩抢工作不得不拼尽全力,是真的把人当畜生使唤了,没办法,你不听使唤的话就会有无数比你更有价值的机器取代你,于是只能把尊严一类的东西通通暂时抛开,底层的生活可谈不上这二字。
        他筋疲力尽地到家,拿钥匙,开门,然后他就开始怀疑是否走错屋子了。只见凯撒戴着个口罩,身上围着他那条围裙,只上边的油渍已经被洗净,手里拿着块抹布擦着什么东西。出租屋内算是被重新清理了遍,看起来赏心悦目,正当断刀流心中暗夸人工智能果然是好东西的时候,他滑倒了,罪魁祸首是地板。
他这才注意到地板,binglingbingling的闪瞎人眼,亮得简直不正常。
         “你在地板上涂油了?”
         “我记得拖完地之后应该要弄什么东西让地板变得更亮,然后就试了试食用油。”
        “那是打蜡,你怕不是个人工智障吧。”
         断刀流很绝望,他开始怀疑起了自己是不是买了个人工智障。
       “可能因为我不是家用型的吧。”
        凯撒放下了手中的抹布,扔了口罩丢了围裙一副ok我不是家用型的所以家务就交给你了的模样,顺便给了断刀流一个坚定的眼神。
       “那你能干点啥。”
        断刀流试图挣扎一波,不能做家务说不定能有啥其他技能啊比如单挑五名黑脸大汉啥的,凯撒略微一思考,掰着手指数了起来。
       “钢琴,小提琴,声乐,交谊舞,射击,勉强还会个茶艺,实在不行你家有小孩我也能辅导写作业,从幼儿园到大学的课程我基本能指点指点。”
       “会做饭吗。”
       “不会。”
       我现在申请退货还来得及吗。断刀流有些绝望的看着凯撒,他说的那些技能的确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但对于他这种社会底层挣扎的人根本没半点作用。
       “家务的话,要不你教教我?”凯撒仿佛看出了断刀流越来越难看的表情,轻笑了声这么说到,然后他接住了断刀流扔来的拖把。
       “先把地上的油给拖干净了再说。”
       人工智障归人工智障,不过凯撒的学习能力是真的强,断刀流随手给他扔了本菜谱,人随手翻了几页就开始动手实践了,二十分钟过去,面对着断刀流怀疑的目光一份炒饭被端了出来。
        我断刀流就是死,饿死,死外边,也不会吃你这个人工智障做的东西的。
       凯撒端着炒饭走到桌子边上,正当断刀流以为对方要让自己尝尝的时候,凯撒拉开椅子坐下,然后吃了起来。
       “要吃自己做,人工智障做的东西你敢吃吗。”
        面对断刀流盯上来的目光,凯撒笑得一脸狡诈,他就那么当着对方的面,把一整盘炒饭吃了个干净。
“靠老子自己做还不行吗。”
        断刀流嘴里嘟囔着,向厨房走去,结果他刚走一半,后边的凯撒突然又来了句。
        “顺带一提,我刚刚把家里的食用油都用完了,所以只能请不是人工智障的东西自己想想办法了。”
        这是报复吧,是报复吧,一定是报复吧。断刀流拿刀的手微微颤了颤,最终还是放弃磨刀霍霍向凯撒的念头,买那家伙花了他一年的工资呢,舍不得。
        随后的几天,断刀流持续感受到了来自凯撒深深的恶意,不知道是不是那句人工智障激怒他了,连带着几天时不时都给断刀流弄点类似的事出来,然后以“没办法我是人工智障嘛。”的理由笑吟吟的看着他,在感受到自己的家庭地位甚至不如那家伙前两天不知从哪抱来的猫后,断刀流决定拆了这个该死的人工智障。
        [野生的断刀流向凯撒发起攻击]
        [凯撒使用了菜刀]
        [野生的断刀流被恐惧了]
        [凯撒击败野生的断刀流,获得五百经验]
       打是打不过了,又不支持退货,断刀流孤苦伶仃蹲在墙角,看着眼前叼着鱼干的猫和正在喂猫的凯撒,只见得一阵孤独寂寞冷,别人买人工智能都是伺候自己伺候得开开心心的,他就不一样了,他可能买回来了个大爷,还是得供着的那种。
        惨绝人寰。
        隔日,断刀流正与猫大眼瞪小眼,突得灯泡一灭,一瞬间仿佛全世界都暗了起来,猫受了惊,蹦跶蹦跶的扑凯撒怀里去了,后者重复了几次开灯的举动,却都是无用功。
       “你忘记交电费了?”
       这个年代早已经不存在停电这种问题,唯一的可能性便是忘了缴费,断刀流揉着脑袋思考了会,半晌后喃喃道。
        “好像真的忘了。”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虽然我是人工智能,但我不能用来照明。”
        “那……”
        “没有手电筒的功能,灯泡也没有。”
       凯撒边给炸了毛的猫顺毛,似是感受到了旁边剧烈的注视,随后这么说到,半晌后,他终是放了猫,将视线转移到断刀流身上。
       “凌晨十二点零三分,这个时候想交钱也不太现实,早点睡吧。”
        你以为他会这么说吗。
        现实在狠狠的给了断刀流一耳光之后揪起他的耳朵告诉他,他的人工智障,呸人工智能可能是个魔鬼。
       “搜索页面显示目前缴费处扔在上班时间,滚去交钱。”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