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咕噜老酷鸽

这儿酷鸽!我是这条街最酷的鸽!咸鱼写手,主圈是开宝,主食双伽和断凯,伽水仙真香我永远爱他,每天都在在翻去伽凯的边缘跃跃欲试,基本伽all与all凯都能接受,雷区是双雄和军卡。
想入第五人格了,杰佣真好吃,欺诈也好吃,白嫖真快乐。
能做朋友吗!

想不出标题了就这样吧

五百年前的文来假装生贺。
军长的视角,是病人小x医生凯
看看就散了吧,不可能有后续的

那是我在这个病房中见过的最安静的孩子。
他会整日整日的坐在靠窗的病床上向外观望,瘦弱的身子在过于宽松的病服的衬托显得更是娇小,一头黑色的短发整齐的梳在耳后。他的肤色略深,在医院中实在难看见这种健康的肤色,那些病人大都浑身苍白,像是冬季枝头上摇摇欲坠的白雪,不知何时会落下。
我在他的病历上找到了他的名字,小心。
我实在无法用疾病缠身来形容他,无论是何种仪器检查都是再健康不过,但精致的洋娃娃内里的棉花却是发霉腐烂,他可不是无缘由来到这里的,我同样在病历上找到了我想知道的东西。
他是一名情感冷漠症的患者。
那位年轻的博士将他托付给我,并给了一笔可观的费用,而我的职责也很明了,将他治好。患有精神疾病的人几乎都极其难以开导,这孩子却是个例外,他从没抗拒过治疗,甚至在治疗结束后还会向我小声道谢,但我从没在那双漂亮的红眸中看到任何感情波动,连那句谢谢都仿佛只是良好家教的影响。
那孩子一住便是半年,每天就那么坐在窗边看着什么,我曾好奇的也凑过去看,窗外那点不大的视野被楼下那颗高大的香樟树挡了大半,繁茂的枝叶将一切藏在了他身后,我突然开口。
“要出去看看吗。”
他摇了摇头,并未回应。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