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咕噜老酷鸽

这儿酷鸽!我是这条街最酷的鸽!咸鱼写手,主圈是开宝,主食双伽和断凯,伽水仙真香我永远爱他,每天都在在翻去伽凯的边缘跃跃欲试,基本伽all与all凯都能接受,雷区是双雄和军卡。
想入第五人格了,杰佣真好吃,欺诈也好吃,白嫖真快乐。
能做朋友吗!

存梗

皑皑白雪落下,飘散在伽罗的肩头,而受害者却像没有感知一般,任由自己与雪花融为一体,化作雕像,屹立在阿德里的城堡前。
“国王有请。”
阿奇匆匆忙忙跑到伽罗身边,他垫着脚,试图拍掉伽罗肩上的雪花,后者却只是揉了揉他的脑袋,抖了抖身上的雪后向人点点头,将插在雪地中的那杆形状奇特的武器拔出,向着身后的城堡走去。
伽罗一向是一身银盔,这便和金碧辉煌的城堡有些不搭,黄金与珠宝拼凑出来的宫殿中,阿德里王正倚靠在王座上,他抬了抬眼皮,很难得的看了伽罗一眼后低声说到。
“伽罗。”

死寂,凯撒想不出比这更适合此时的词了。
他潜伏在草丛里,左边是伽罗,右边是阿卡斯,月亮暗得像蒙了灰,凯撒抹了把脸上的土,潜声听着周围的动静。
他们被判了死刑。
从伽罗说出那句话后便落定了,凯撒和阿卡斯充其量算是给他垫背的,凯撒反应平静,而阿卡斯更多是愤怒,他是个普通人,可不想被扯进天才的事里,但现在谁都没法改变什么了,他们着实被丢进了这个炼狱——各星球的交战场。
灰心,星星球,以及阿德里,这几大势力本就是表面和平,某件鸡毛蒜皮的小事正好算是给他们都铺了条路,战争开始了,连带着刀疤星以及各种国家,一时间宇宙漂浮物都变成了残肢碎肉,血红血红的,看着就烦。
四点钟的方向突然有了阵轻微的脚步声,凯撒警觉,他推了推旁边昏睡的两人,阿卡斯在这路上发了高烧,伽罗则是因为连日的奔波有些体力不支。其实凯撒也觉得自己有点摇摇欲坠了,但他没说,只是将护目镜往下挪了挪,匍匐着向八点钟的方向爬去。泥土与灰白色的军服互相蹭着,没过多久,凯撒手上就多了些细细密密的伤痕——带着锯齿的草叶如刀片般锋利,它不动声色的摧残着什么。
几人都没说话,各自心照不宣的匍匐,阿卡斯显然有点勉强,他此时只感觉头快要炸掉了,唯一能盼望的只有草叶上的水滴给他一点点清醒,身体几乎是机械式的爬行。没有人说话,为了保命。
远处燃气了篝火堆,从旗帜上看得出这是星星球的阵营,烤肉的香味从那飘了出来,真不怕死,凯撒暗骂声。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