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咕噜老酷鸽

这儿酷鸽!我是这条街最酷的鸽!咸鱼写手,主圈是开宝,主食双伽和断凯,伽水仙真香我永远爱他,每天都在在翻去伽凯的边缘跃跃欲试,基本伽all与all凯都能接受,雷区是双雄和军卡。
想入第五人格了,杰佣真好吃,欺诈也好吃,白嫖真快乐。
能做朋友吗!

我到底要不要换宿舍

沙雕文,一个阿德里宿舍的脑洞,ooc慎入

我是伽罗,是个新世纪三好学生,老师的好帮手同学的好榜样,我…对不起我编不下去了。我今天就要吐槽一下我的沙雕舍友。
我们寝室是四人间,两张床上下铺的那种,因为去年招生的人数非常奇怪,刚好多了一个人,所以原本这宿舍只住了一个人,我们入学之后就被顺理成章安排进来了。这宿舍原本住了个紫毛,他叫凯撒,这家伙倒没什么好吐槽的,除了隔三差五和隔壁寝室的断刀流深更半夜相约酒吧刷题外没有什么别的可讲,顺带一提,他俩刷题那是父子局,谁先搁笔谁是儿子的那种。
学习好的人果然都是疯子。
另一个呢是我同父同母但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弟弟,曾经因为中二病给自己起了个魔王的称号,并且强迫我这么称呼他,久而久之我就叫习惯了,连他的真名我都得翻身份证才记得起来。我为什么说他和我同父同母而没有半点血缘关系呢,对不起,我不承认我和这种三天两头翘课斗殴的家伙身上有任何一个相同DNA的细胞,嗯,半个也不行。这家伙最大的爱好就是玩失踪,经常三天两头连个人影都见不到,在我吓得要报案的时候却又binglingbingling的出现在了我面前,然后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朵。
这家伙神出鬼没是真的神出鬼没,但厉害也是真的厉害,就拿几天前的事说吧,我当时下课回来,结果刚进寝室就被吓了一跳,门锁被撬开了,里面的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我连忙通知了几人回来清点东西,还好,除了一点财务倒没大损失。我当时想着这事就这么算了,结果魔王这家伙第二天就抓出那人了,不仅钱要回来了,还把那人打得他妈都认不出,当然,这事只有我们几个知道。顺便,给他提供线索的是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凯姓男子,他似乎偷偷在宿舍装了针孔摄像头…
你们怎么这么可怕,我真的和你们读的是一个学校吗。
最后是阿卡斯,他算是我在宿舍里唯一的难兄难弟,他和我一起挂科一起补考,我们共同在图书馆里刷过题,也在篮球场上被同一个球砸到过。然后今天这家伙神秘兮兮的和我说,他看上了隔壁高中的一个红毛小学弟,问我怎么追。
我是伽罗,作为这个宿舍里唯一的正常人,我好害怕,我到底要不要换宿舍。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