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咕噜老酷鸽

这儿酷鸽!我是这条街最酷的鸽!咸鱼写手,主圈是开宝,主食双伽和断凯,伽水仙真香我永远爱他,每天都在在翻去伽凯的边缘跃跃欲试,基本伽all与all凯都能接受,雷区是双雄和军卡。
想入第五人格了,杰佣真好吃,欺诈也好吃,白嫖真快乐。
能做朋友吗!

关于万圣节

魔王看着战戟。
酒吧特有的彩灯将人的侧脸照射得五颜六色,为那本隐隐透着金属光泽的惨白添上了一丝色彩——却又离所谓人类远了几分,对方坐在高脚椅上,他那并不如成年人高大的身躯在这里似乎显得特别凸凹,前面的吧台上搁着杯橘子水,淡橘色的液体,底下还隐隐沉淀着几颗籽,服务员可不敢给这个看起来不过七八岁的家伙端酒,否则他这酒吧就别想开了。战戟瞥过头,似乎早发现了他,那双亮晶晶的眸子中闪着些狡诈的神色,与他这张稚嫩的面庞截然相反,他咧嘴笑笑。
“小主人,你再这么盯着老夫,那家伙就要跑了噢。”
他丢下吸管,蹦蹦跳跳走到门边,恶作剧般堵住了门,拦下了那比他高了大半截的男人。战戟这边纠缠这,魔王倒也心领神会,他不动声色的起身,注意力也全部放在了那男人身上。
“大叔,不给糖果就捣蛋噢。”
战戟自来熟地仰头看向男人,后者似乎没了办法,这里人太多,直接动手显然不现实,他没辙,只好折身去吧台的糖果罐里面拿了几颗——酒吧也赶着万圣节的活动来促销,糖是可以随便拿的。趁这机会,魔王靠近门边,他打算先人一步出去,结果也被拦了下来。
“小主人,给糖才能出去。”
战戟好像真的是个孩子一般,他朝魔王笑笑,后者有些恼怒。战戟似乎看了出来,他往旁让让,小声道。
“回去可得给我。”
魔王迅速推门出去,不知是不是巧合,门关上那一瞬,吧台拿糖的男人也恰好转身,他给战戟塞了一把糖,挤了个笑脸匆忙推门出去。
“切,老夫讨厌吃糖。”
待人离开,战戟瞬间换了脸色,他将手中包得五颜六色的糖果随手扔在地毯上,转身推门,离开了酒吧。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