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咕噜老酷鸽

这儿酷鸽!我是这条街最酷的鸽!咸鱼写手,主圈是开宝,主食双伽和断凯,伽水仙真香我永远爱他,每天都在在翻去伽凯的边缘跃跃欲试,基本伽all与all凯都能接受,雷区是双雄和军卡。
想入第五人格了,杰佣真好吃,欺诈也好吃,白嫖真快乐。
能做朋友吗!

借梗,源于我大哥
架空脑洞,大明湖畔的双雇佣兵设

断刀流身上有两个胎记,出生就有的,说来也奇怪,别人的胎记都是一大块一大块的,顶多是个等边三角形,就连玛丽苏小说里也最多敢写成什么莲花梅花之类的,他就不太一样了,两个外文的单词分别在他的后颈与左手腕上。他一向是头疼这些外文东西的,奈何这胎记怎么想办法都除不掉,他索性在身上这两处纹了些纹身 以盖掉这些他一看就头大的单词,至于其中的意思,他不知道,也懒得知道。
某天,凯撒不知怎的留心到他手上的纹身了,强行掰了他的手看了半天,末了突得笑出声,断刀流不清楚那是嘲笑还是别的什么意思,他只觉得被凯撒那么盯着感觉浑身不自在,迅速抽了手离开。
断刀流在很久之后才知道这件事,这俩名字分别是会杀了他的人和他的灵魂伴侣,只不过后头纹身太久远,辨认是辨认不出来了,他也根本不记得那玩意怎么拼,只记得好像都差不多,他皱皱眉,点了一根烟。
他才不信那玩意。
直到某一天,他看见他的“搭档”将狙击枪口顶在他的心口,或许那更靠近喉管,他没读过几年书,也不知道,子弹打穿他的胸膛,一股腥甜味自喉管喷涌,一片迷茫中,他看见对方狙击枪上刻的字,caesar,他记起来了,他身上的两个名字,都是那个。
凯撒。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