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咕噜老酷鸽

这儿酷鸽!我是这条街最酷的鸽!咸鱼写手,主圈是开宝,主食双伽和断凯,伽水仙真香我永远爱他,每天都在在翻去伽凯的边缘跃跃欲试,基本伽all与all凯都能接受,雷区是双雄和军卡。
想入第五人格了,杰佣真好吃,欺诈也好吃,白嫖真快乐。
能做朋友吗!

当你手误点错挂件会发生什么

一本正经的写沙雕文。
白嫖了这么久交交党费。

游戏照旧开始,在背景那带着几分诡异色彩的音效响起来的同时,奈布睁开了眼睛。传送完毕,他被带进了地图,四下环顾了一圈,瞅见这次的地图,他不自觉勾了勾嘴角。
圣心医院,对求生者最有利的一张图。
不错的运气给他了点宽慰,连骇人的背景音效仿佛都欢快了些,靠着记忆,他一路来到了小木屋附近,木板房看起来有些破旧,似乎随时会倒塌——但这并不可能,庄园里破破烂烂的东西不少,但倒塌一类的事件从未发生,起码奈布进庄园到现在没有过任何耳闻,最多也就是些木屑被大动作弄得四散,然后带起几根扎手的倒刺。
一片黑影从奈布眼前飘过,他略惊了一下,待看清后他皱了皱眉,是乌鸦,血红色眼睛的乌鸦在他面前飞过,发出几声刺耳的叫声,奈布不喜欢乌鸦,这些漆黑的鸟儿会给他带来厄运,特别是血红色的眼睛。
他总能让奈布想起雇佣兵时的战场。
他摇了摇头,不再理会,靠近台密码机开始破译,手指刚按在冰凉键盘上时,突得心跳响起,他惊了一下,随即是一阵欣喜,总算不用碰这些恼人的铁东西了。奈布刻意失误了一下,qte触发,对方显然也发现了他,随着越来越强烈的心跳,奈布钻进小木屋,紧贴着窗口等待着。
“好巧呢,萨贝达先生。”
客气的关怀声,却是带着道雾刃向奈布飞来,后者倒也没有意外,手疾眼快翻窗出去躲过了这一击,开膛手笑吟吟地从小木屋外走近,看着一窗之隔的猎物。
“竟然没藏在板子后面,我是不是该受宠若惊一下呢。 ”
奈布没走,只是隔着窗对着眼前人露出个挑衅的笑容,漂亮的蓝眸中满是调侃的意味,他整了整护腕,直视着开膛手。
“怎么,看见是我要不要传送逃跑呢,开膛手先生。”
“很遗憾,我带的并不是传送。”
刹那间,开膛手突然闪到了奈布身后,恐怖在那一瞬间爆发开来,化作铁器带来的剧痛,奈布略有些慌张,他没意料到今天对方竟然出其不意了,迅速翻窗回去,再不敢怠慢,一个钢铁护腕迅速拉开距离。
该死,失误了。
“意外吗,是闪现。”
对方带着笑意的声音远远传来,伴随着擦刀的金属声,奈布迅速转点去了废墟。
这场追逐战并不算长,奈布咬着牙,站在废墟的最后一块板子后,双方的博弈持续了大概半分钟,直到奈布视线一转,瞥到了杰克身后挂着的一个,布娃娃???
天地良心,他当场笑出了声,以至于翻板的动作慢了半拍,砸到对方的同时也挨了一刀,直到被挂到气球上是,他还没止住笑意。
“萨贝达先生,遇见了什么有意思的事吗。”
“没什么,杰克先生戴布娃娃的样子也很帅呢。”
“布娃娃?”
杰克顺势向着身后望去,原本他挂鬼脸披风的地方空空如也,取而代之的是腰间那个带这些诡异气息的布娃娃,他顿了顿,沉默良久。即使隔着面具,奈布也能猜到眼前人的脸一定黑得可怕。
就像乌鸦的羽毛一样。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