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咕噜老酷鸽

这儿酷鸽!我是这条街最酷的鸽!咸鱼写手,主圈是开宝,主食双伽和断凯,伽水仙真香我永远爱他,每天都在在翻去伽凯的边缘跃跃欲试,基本伽all与all凯都能接受,雷区是双雄和军卡。
想入第五人格了,杰佣真好吃,欺诈也好吃,白嫖真快乐。
能做朋友吗!

关于我们没能一起度过的那个季节(伽凯)

是伽凯,原著设,各种私心,白嫖这么久交党费了。
1
伽罗觉得,眼前那个男人颠覆了他对教官的所有印象。
这个自称凯撒的家伙看起来和他差不多高,一副形状奇特的墨镜一直待在他脸上,遮了半脸,连表情都很难看出,墨镜底下的脸不知是什么样的,但一定不是他想象中的黑脸大汉模样,无论是长相还是行为,甚至说话的声音都与他所想的大相径庭。突得,他旁边的阿卡斯拍了拍他,笑着调侃道。
“你盯着教官看那么久,看上人家了?”
“对啊,心动的感觉。”
伽罗面无表情捧读道,他的视线依旧没有移走,只是用手肘碰了碰一边的阿卡斯小声道。
“别说了,教官看过来了。”
其实伽罗早听过消息了,原本带他们的教官有事请假,然后就从上一届毕业的士兵里挑了个还不错的临时赶鸭子上架,新教官显得没什么威严,训练时能严肃,但闲暇时倒也能跟他们打成一片,俗话说三岁一个代沟,这位凯撒教官和他们顶多也就差了一两个代沟。
此时正在训练,别的队伍都是站得笔直,唯有他们这一片吵吵嚷嚷的,甚至后排还有两个男生有打起来的嫌疑,凯撒靠着树也没整纪律,只是拿着个小本本写着什么,然后面对吵得不可开交的人群皱皱眉说了解散。
那一年,所有人都觉得凯撒是个好教官,既不罚跑圈也不罚蛙跳什么的,这种印象一直到他们知道凯撒是直接扣他们学分之后。
阿德里的花朵们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声音。
伽罗没有发出惨绝人寰的声音,因为他是唯二没有被扣学分的人,另一个是阿卡斯,在伽罗各种提醒下也与违纪无缘。
时间一久,凯撒倒是注意起了伽罗,好学生容易被老师喜欢,同理,安分守己的士兵也容易被教官喜欢,军校时期的伽罗靠着优于常人的身体素质及对英雄的憧憬倒是成了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双方印象都不错,再加上本身年龄差得就不大,这么一来二去关系也就顺理成章地越来越好了,私底下讨论基本就两种话题,他问凯撒上战场的感觉,凯撒问他怎么能让那群小兔崽子安分点。
对,小兔崽子中似乎是包含伽罗的。
伽罗无奈啊,现在他们队里的人自我感觉和凯撒关系都不错,就差称兄道弟了,虽然凯撒本身并不这么认为。
和这群小兔崽子称兄道弟,我不要面子的啊。
“我说教官,你说我们是小兔崽子,你不也没毕业几年。”
“叫着顺口而已,要不我改改,阿德里未来的花朵们?”
“照这么说教官您就是阿德里盛开的紫喇叭花了?”
“…你知道战场上遇到偷袭应该怎么样吗。”
“怎…”
伽罗张了张口,还没出声,视线就被大片的紫色笼罩,下一秒,他只感觉喉部被掐住,虽不算紧但仍有略微的窒息感,对方的披风化作利爪松松掐住自己,身体随之离地。他看见凯撒朝他勾了勾唇,随即说到。
“先人一步,发起攻击。”
这真的不是因为说不过转而打击报复吗。伽罗这么想着,被凯撒放了下来,后者显然是留了手的,伽罗摸了摸脖子,并没有太痛。
下次得警惕一些啊。

评论(3)

热度(16)